当我谈沉默时我谈些什么 

       2月19日我跑到8号楼去上民族传统养生的选修课,今天4月16号,时隔2个月我再次莅临8513,却是近乎空荡的教室。后来进来一个样子普通随处可见的女生,半是自问自答半是跟我搭讪的说道,“诶,不上课么?上个星期就没上课。”我应声到:“啊,我一直没来上过课了”。她很关心的说,老师经常点名诶。我没说话笑了笑。

        等到4点老师还是没来,她决定回去,我也就跟着走出教室。俩人从8号楼出来,她说她去博雅园,问我去哪,我说回寝室,之后又交流了各自的院系,年级,就是和陌生人第一次见面的任何人都能想到的很平常的信息交换,却给了我莫名的亲切。我甚至为了多同她说几句话绕远路陪她走到博雅园的路口才依依不舍回寝室。

        心情突然变得平和甚至欢快起来,觉得自己,哇塞,还活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丧失与人交流的能力,还可以对一个陌生人产生温热的好感。现在的我多少次开口是对无聊生活的感叹,是对某些不自知的人的嘲讽,是对自己漫不经心的辩解。早已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不会见着个熟人“喂,你好哇”了,就是沉默的笑笑,点个头致意。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彼此很少有耐心去花时间了解对方,时间多他妈的宝贵啊,我又凭什么浪费在你这儿。

         我身边的人。各自忙着各自的梦想或者欲望。我无意指责这种生理群居心理独居(尽管这种独居对他们而言又是不自知的)的状态,只是在我偶尔清醒的时候被不断提醒这个事实时总觉得人类的前途真是走到末路了。我自知早已作茧自缚,却为这点儿仅有的自知原谅自己的冷漠。不屑于陈述事实,懒得交流话题,不被理解也不解释。

         不得不承认,应该对耍小聪明的人报以宽容,因为这说明他们对生活对人类还有一丝可贵的热情,这一点就绝对比我强。che说沉默乃最好的争辩。这争辩未必显得过于无情无义,充满着高姿态的嫌疑。

          在很短的时间里,我没办法问你喜欢什么,有着怎样的生活和理想,也没办法告诉你我是个怎样的人,只能告诉你我学生证上的内容,但至少我能对你发自内心的笑笑,能对你的学生证也产生可贵的好奇心,甚至愿意费力气陪你走段路,这足够我乐上半天了,因为这让我发现了沉默之外我还保留这对人这一生物的热爱。

          若在以前,以谢谢结尾必将遭到我挑剔口味的鄙视,但是今天我愿意温暖的感恩的抒情的道声谢谢,于你带给我的因沉默而失去很久的热情。

          谢谢。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com/+++++++++++++++++++++++++++++++++++++++++++++++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看到撑着的伞下有两个人就会无比不爽
  看到一双拖鞋由两只组成而不爽
  看到钥匙插进锁眼很不爽
  看到果皮扔进垃圾箱很不爽
  
  “咣当!”
  果皮扔进垃圾箱
  谁不嫉妒这爱的声音

 

              节选自《一切之外还有一首歌》,这年头还有没脸给喜欢的人写情书活动中的作品。

              已经习惯听到人用形单影只形容我,一天之中必定抽出时间独自行动,有时候,一个人让人变得聪明。


[2009/04/16 20:38] 我们自己就是冷笑话 | TB(0) | CM(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blog.us/tb.php/8-f15b3b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