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汉 

从商务厅回来大家都说我变了,忍耐,执行力,难伺候,机关枪,好的坏的,诸如此类。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那个傻呵呵愿为你们无私到底的枪枪,反正你们都叫我郭琼宇。所以告诉我郭琼宇是什么,是一长串复试名单的最后一位么,是曾经那个教室岿然不动的背影么,是一个患得患失酒醉后失声哭泣的跳梁小丑么。

你说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现实。你说人哪儿能一辈子一直在一起。是,当时我们说我复试时我们一起去北京,我们说毕业旅行去厦门找kim,我们说一个工作一个读研你去蹭我宿舍。然后所谓的人生所谓的现实就是我可能只是去北京观光旅游而你却选择了朝九晚五在武汉。

你东洋一年我觉得我可以,你学成归国我依旧觉得我可以。我觉得我可以一个人考研可以一个人去北京一个人离开武汉。我觉得你早已没那么重要或者我早已看开这人生中的分分合合不过是相忘于江湖的前戏。到头来我不行,你无奈的人生论让我生气,气我自己的无能为力。

教授发来到时候再说吧后你打来电话说明天就上班。fine。终于明白这个词儿是多么咬牙切齿。

毕业就是这样,我怎么傻到没有一丁点儿的准备,直到今天你们一个个都要离开时我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儿走。

我说就不应该进这个学校读什么狗p日语得过且过,到头来四年没干过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儿。你说不进来我们怎么能认识呢,你说我一定要考上研等有机会你跳槽到北京,你说我实在不行考公务员,来武汉来武汉。

什么时候你成了东道主,站在长江边上为我高歌一曲“武汉欢迎你”然后我喊着“one night in 北京”大泣而去。

所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2010/04/01 20:40] 世俗生活 | TB(0) | CM(1)

谁说我就一定武汉了。
还有uniqlo的大门常打开。
[2010/04/04 11:26] s [ 編集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blog.us/tb.php/78-7bb4bf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