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TA,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 

《琥珀》里高辕得知自己跳动的心脏是林之川的之后一下子成为了“脑死亡”状态,这时耗子和臭皮匠两人前往探望高辕,产生了下面的对话:

“耗子: 我们不会给你带来爱心
臭皮匠:对,医生说你的心跳得的还可以。
耗子:我们现在很好
臭皮匠:对,我现在更好。
耗子:我们很有钱……
臭皮匠:对,我们没钱也够养活自己……
耗子:缺了你地球照样转……
臭皮匠:对,但是不得不承认转的没那么精彩了……
耗子:缺了你母鸡照样下蛋……
臭皮匠:对,但是不得不承认下得没原来那么多了……
耗子:缺了你天气还是那样好……
臭皮匠:对,但是不得不承认天上不掉馅儿饼了……
耗子:我没词儿了……
臭皮匠:对,其实我们说的都是废话……”

看到这儿时我忍不住喷饭了,多实在贴切的对白啊,我甚至能想象的到这俩人在医院那副人至贱则无敌的神态。无疑这又让我想起分别这个话题。

之前总是不能释然,于生活中处处被留下的印记,于无意中时时被提及的话题,做得到回避却做不到坦然。生活中少了个人,就像有饭没有盐,有床没枕头,有烟没有火,就是不对味儿。

我自然不会一直这么下去,我深切的明白这一点却又无法用语言表达这个概念。今天在《厨房》里看到了一段话,是说“我”从雄一的妈妈エリ子身上体味到的一个人生的朴素哲理,她是这么说的,

“她让我认识到尽管存在着幸与不幸,但整日纠缠于此却未免太过任性。虽然这种想法并不能减轻我的痛苦,但却使我从中获益,自从意识到这一点,我强迫自己长大,至少学会了让不幸与普通生活和平相处,这使我活得不那么艰辛。”

刹那间如醍醐灌顶。


读《琥珀》和《恋爱中的犀牛》让我知道爱是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人真正值得倾其所有去爱。但有了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以最长的触角伸向世界,伸向你不曾发现的内部,开启所有平时麻木的感官,超越积年累月的倦怠,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因为太柔软了,痛楚必然会随之而来,但没有了与世界,与人最直接的感受,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杜拉斯如是说。

“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所以马路甚至愿意和明明死在一起,这种让世俗侧目的渴望。

因为“爱她,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当然,在吉本芭娜娜的《月影》里,早月在阿等死后开始每天清晨起来跑步,就是为了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空闲时间,她知道总有一天这样的跑步能带她告别阿等开始新的生活。为什么人竟是这样地无法选择,即便像蝼蚁一样活的穷困潦倒,还是要做饭,要吃,要睡,挚爱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去,自己却还是要活下去。这个令吉本芭娜娜,还有我们惶恐,甚至令人难以忍受的大千世界,她还是“透过多样的微妙的感受方式,单纯,纯粹的描绘记录下这个大千世界的美好”。

在这样的空气中,和一个陌生而温暖的人一起吃早餐,“阳光穿透了玻璃杯,日本茶清冷的绿在地板上美丽地摇曳着”。哪怕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亲人,眼前的画面,怕也是令人难以自弃。

一如今天的美好天气,让我觉得哪怕有鸟屎掉到头上,我也不以为意。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com/+++++++++++++++




今天学妹从凤凰回来带回了姜糖,我满心欢喜拆开往嘴里一塞,妈的没半点儿姜味儿,看着袋子上写着“彭氏实业”的牌子和下面的联系方式,我照着那个手机号发过去条短信:

“老彭,你们做的姜糖没有姜味……”


然后与你们听故事的期待不同,就这样没有了下文。我又一次明白生活中不是总有人能接得住我的下文的……诶,我还是太奇怪了。

今天真是诸事不宜,命犯小人啊,我看我还是赶紧洗洗睡吧。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blog.us/tb.php/4-45bbc3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