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信心 


今天给家里打电话,妈妈我爸一发小儿因为安全事故殉职了,泄漏出来的易燃易爆气体遇到火苗一下子爆炸,然后一个儿子的爸爸,一个女人的丈夫随着疯狂地气体飞上了天,然后身体像残弹的碎片一样散落下来,支离破碎。家属们在事故现场领回的遗体是2个麻袋装着的各个身体零件。

他的儿子和我表妹同岁,24号要参加中招考试。不知道除了生命脆弱人生无常外还应该感叹什么。

我妈说她问我爸我爸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那型的==)什么感觉,“是否觉得生命应该珍惜”,其实这个问题对我爸这么豁达的人并不是个废话命题。据说我爸是这么回答的“啥都得珍惜。”……

Anyway,只要死者安息,生者坚强。

说起老朋友,不由得想起了刚从France留学归来的小孩儿。上了大学就没怎么联系的她说我变了看不懂我写的东西了,我想都没想就说没关系啊,这很正常,即使没话说我也一样爱你。可这小孩儿真的什么也没说了==。看着QQ心上人那栏上几乎各个都是老朋友,也几乎各个隐身面对彼此沉默百年,但不管谁蹦出来要帮忙还是会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好吧,我承认我对过去的感情有着天真的信心


++++++++++++++++++++++++++++++++++饮食起居++++++++++++++++++++++++++++++++++

我发现解决问题的真的只能是狮子1+O型血的枪爷我。
比如帮学姐把弃之走廊于不顾的各类时尚杂志和教科书收来,和巨蟹狮子座的JohnLee.磨磨叽叽半天终于我大义凛然上阵,当时心里的力量全部来源于破烂大王刘高兴,哼着“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走一步,退一步,等于没走!”的乞丐进行曲我掩盖内心因龌龊产生的不安提出收领那堆旧书,最终得逞。
没种的巨蟹狮子,我们狮子座的弱者。哼哼。


隔壁老二下班回来照我嘱托帮我捎来一株茉莉,用株估计比较合适吧?由于本人对于茉莉花茶的热衷加之身边的双子们对茉莉花特殊的感情让我对茉莉花很有爱。这株茉莉花苞很多,白色的骨朵儿散发着沁人的清香让人鼻子凑上去就很难再离开。穿着短裤拖鞋趁着傍晚夜色撩人跑到学校牡丹园偷了半袋子土,找来饼干桶戳洞,制作了简易花盆,松土,下种,浇水,剪枝,所有一切都洋溢着我无处发泄的爱意= =就如同退休在家的老头儿老太太每日寄情于花鸟鱼虫,枪爷我把用不完的精力和耐心给了这盆小茉莉。随着微风,香气飘进来。






p.s.写博时一直在语音,弄得三心二意,词不达意呀= =

[2009/06/13 22:11] 世俗生活 | TB(0) | CM(2)

长沙黄瓜那便宜啊==
带种子万一有物种侵略就搞笑了
[2009/06/14 13:07] 枪枪小超人 [ 編集 ]

no subject

我妈让我下次来这边多带点种子。。。

这边7块钱买3根小黄瓜,
我妈说她最近5毛钱买两根大黄瓜。
[2009/06/14 10:37] s. [ 編集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blog.us/tb.php/21-2e16fb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