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共产党,或者其他 

6月4号是六四运动20周年,然后6月5号罗京死了。这两件事被好事者说成冥冥之中的天意。还有人说罗京是伟大的表演艺术家,也就是说是个代表政府的liar……所谓死者为大,我们这些还靠着父母不用靠单位或者体制吃饭的人没有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学会记住,学会尊重每一个生命。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在种种迷人眼的、冠冕堂皇的、大义凛然的宣传中,拨开重重迷雾,看到真实。

在公众面前为真相丢饭碗或者献身那是对苏格拉底或者布鲁诺的要求。一个罗京死了还有千千万万个罗京挤破头进去ccav来宣扬圣意蒙蔽百姓,他们也许是好人,但肯定不是勇敢的人。这个世界勇敢的人太少,而勇敢如果没有搭配上智慧,营养是灰常灰常不全面的。

有时候看豆瓣上的别人的口水战,甚至自己无意被卷入的口水战,真是让人胆战心惊。海外民主斗士的真实性已经被诟病多时,还有许多人拉大旗作虎皮,标榜自己的思想独立作风民主,而这一定要以与中共(天朝)对抗为证据,小小年纪成为了一个持不同政见者。

高中历史老师说人心虚时声音必定变大。开始不懂,慢慢的越来越觉得此句精辟。周围世界到处都是大声嚷嚷的人,等不及判断清楚对方到底说的是什么马上就开始引经据典辩驳,甚至不惜人身攻击。狗越来越多,大脑越来越萎缩。

似乎演变成一个怀疑主义者,对任何事物和人表现出一种不信任,包括自己。所以对于六四事件,无论是国内的噤若寒蝉还是海外的大肆宣扬我都采取观望态度。我的疑心太重以至于丧失了责任心。是的,我加入了中共,我确实信仰马克思主义,相信未来必将会有一天世界大同,必将会是真正的和谐,但是信仰马克思主义一定不等于信仰中国共产党,所谓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的宣誓词总让我想起某种邪教仪式或者某种愚忠精神,在宣誓时惴惴不安,仿佛把自己的原则之类的东西一下子托盘而出。

我希望我的国家变得更好,我也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共产党是目前最好或者说最便捷的一个媒介,既然加入了我只能选择相信它。它在不断吸收不同年龄层的优秀分子,我相信这些个有理想有抱负关键是有头脑的年轻人不会在各种形式的洗脑中全军覆没的,我也希望我能一直清醒的站着。

这个世界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吵架,菜市场在吵,学术界也在吵。我知道的太少,甚至那仅有的知道的东西也无法流畅表达出来,这让人沮丧。石桥事件后我变得很看不起自己,因为即使我在下面多么义愤填膺我却没有实力站出来与其辩驳,在我可选择的范围内可能就是站起来走人,拒绝听他愚蠢而自欺欺人的言论以保持一个中国学生可怜的自尊。可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因为任何人用脚趾头都可以迅速下出判断,这是一个无法反击而只能选择愤怒的弱者。尽管这种愤怒比起那些被中国尊师重教的礼节束缚而丧失对事物基本判断的学生们来说至少表明了该人还有清醒的意识,但谁什么时候见过意识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要靠实力。这种实力我现在没有,既然没有我也不愿再jjyy,也许低下头好好学习日语和历史就是所谓的“卧薪尝胆”吧。

我是一个记恩的人,但绝对不是不记仇的人。

就是这样。


[2009/06/07 17:35] 世俗生活 | TB(0) | CM(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kubanzai.blog124.fc2blog.us/tb.php/18-38ad4d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