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和老朋友 

转眼一年,fc2在我所不知道的时间开始正常运转,终于有一天鬼使神差我把它提溜出来。

转眼六年,大姨妈依旧像个甜蜜的恶梦随意来去,压垮我的小腹,拖垮我的神经。

今天躺在床上,想起高二痛经的一个上午,相识还不相熟的你执意要送我回家,像以后的每个需要坚定声音的时刻,你总因为勇敢而显得权威,铿锵有力,不容置疑。今天的你声音里满是疲惫,生日加班到晚上10点还要有一个会,一再确认我是不是有事,没事你就得got to go你越沧桑我就越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条路上走着,16岁时碰到你,我和其他人还在慢悠悠的瞻前顾后,你却大步流星,越走越快。你有时候回头望望我,告诉我你走过的前面有个坑;有时候停下来喊喊我,轻轻叹口气;更多的时候你还是选择不回头的走下去,兴奋之至还要跳起来。

一开始我任由你走,因为只要我一喊你扭头伸手还够得到我,因为在后面有更多的人给我集体形式的安全感。可不知是你越走越远还是我越拖越慢,咱俩离得越来越远。后面不是没有人,身边不是没有人,可你的背影才是我目光停留之处,我不想走得比你快不想走得比你远,可我希望把你控制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你跑你跳时听得见我的掌声,你累你哭时我伸手也能抚摸得到你的头。

所以我现在要跑么。请尼玛坐下来歇会儿,等等我。
large_ZFqF_71059a206097.jpg

[2011/05/25 22:54] 未分类 | TB(0) | CM(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