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都醉了 

自然醒如果是生活满意度的一个指标,那它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微乎其微了。早上起来不再是落地窗外的湖光水色和可爱的波波,而是压抑碰头的寝室天花板和凌乱的被窝。

领导小哥小哥喊着要我敬酒,起身前往毫不含糊面对着中年男子的稀疏毛发一口干掉杯中的干红,一杯一杯。领导们交口称赞河南人的好酒量,其实好酒量的杯后夹杂着太多兴奋不舍甚至还有众多委屈作祟。战友们一个个红光满面逃亡厕所我左右搀扶继续回房直至众人鸟兽散。

月湖厅里觥筹交错后与波波余兴未了,拿起小气科长偷藏的清酒继续酣畅,恰巧得知我左右了外经贸的复试线于是再次举杯干掉。单眼皮男人承受了一个男人应该承受的和不应该承受的,在众多兄弟姐妹前单膝跪地敬酒之后终于酒疯爆发……

宿醉之后6点起床送走最后的日本客人,好的,尽管这句话充满了歧义我还是要说小鬼子们各个被我们打发走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了。

回到现实现实让我失望,一句高姿态的谎言彻底让我放弃对你的信任和期望。好的好的。好在时月不长你我可以江湖相忘。

复试论文还有江江。生活还是变得很忙。但还是希望能与你们一起,在这最后的时光。



[2010/03/25 10:42] 世俗生活 | TB(0) | CM(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