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病 

小时候就没觉得中秋节是个多么重要的日子,学校不休假,又讨厌吃月饼,还有一年一度的赏月作文,总是一个形式大于内容的摆设。
慢慢地长大了,发现所谓乡愁真的不是文人骚客的风花雪月,而是游子的最普遍不过的一种情怀。反正不管你有钱没钱,会不会写诗,出门在外总归是要想家的。
晚上我爸给我打电话,我问他想不想家,他说想。他外调的时候很高兴的感叹终于不用被我妈管制,抽烟也不用去阳台了。可他说想家,甚至想让我去看他。
所谓三足鼎立大概就是说的俺家。

室友要回家于是跑去仟吉买月饼,现在的月饼真他妈nice,尤其是那个铁盒子,哼哼。我都要摩拳擦掌做买椟还珠的啥事儿了。
你问我中秋几号的时候我暗地骂了一句,妈的孩子过得连中秋节几号都不知道了,吃难吃的月饼,想着元祖的兔子yy,哦,还没有蛋黄。到今天已经半年了,你还在想着要不要在那读研甚至工作。那每天你要一个人面对车水马龙,柴米油盐,以及穿着衣服的日本人?
家,家,家。记得吗,“没有哪一种感觉比得上回家”……
我觉得想念越来越像一种慢性病。爸,妈,毛。这些人都不在身边,从声音或者文字上感受他们的气味和温度,就像毛毛想着元祖的兔子月饼却吃不着,一样让人难受。


[2009/09/30 00:12] 世俗生活 | TB(0) | CM(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