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穿黑夜 

儿时耿耿于怀的一件小事成就了一个小小梦想,又随着阅历增长和世界观的重塑变得难以启齿。无论是在天安门还是在华山还是在北戴河,我都看日出未遂。

北京的夜生活不比南方城市,可帝都的灯红酒绿依旧让昼与夜的分界变得模糊暧昧。一群人等待天亮是失意还是诗意。压抑太久的负面情绪和不良情感总要依靠酒精来寻求出口,可宿醉醒来能做的除了面对衣服上的烟味儿,同伴嘴里的酒气外,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茫然,茫然,茫然。

上桌之前往往愣头青般得提醒自己,买醉就总是要醉才对得起这份勇气。清醒面对一群醉鬼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自然更偏向后者。胆小闷骚如我,不借着酒精让自己的血液乙醇浓度增高,断难变身为一个敢爱敢恨不记后果的二百五。而成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你不怕的二百五是我孜孜以求的少数梦想之一。可昨天几乎没有多想就选择成了一个清醒者,看看醉酒后的姑娘小伙儿们,不,小伙儿姑娘们的盘旋踉跄中有没有过去那个昏头涨脑的自己。

结果是困倦积累成愤怒,愤怒转化为平静,在黎明之前和着他们的哭闹欢笑两个人一起淡定的喂蚊子。这样也很好,就像焦躁难眠时耐心温柔的拍你的头,是想要表达却又羞于出口的幸福。

酒肉朋友,有酒有肉有朋友。

[2011/07/02 22:49] 世俗生活 | TB(0) | CM(0)

这个夏天你要做些什么 

时常在想,日常茶饭事之中究竟在何处何时以何种方式产生了化学反应,从而作用于人的每一个细胞构成各自鲜明的性格和处事方式,甚至影响其人生的走向。细节控们由于专业背景更加趋于情感角度描述理解事件,举手投足是遮掩不住的敏感和偏执,而他们真正想要的永远不是握在手里的一点点已知,他们更想像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一样,去探寻更加接近本质的答案或者真理。

蓝色大门里总是被提起的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之类的问题。每天你都能获得三五年前的答案,却更多的在想三五年后的问题。高考时不断在想自己会到哪个城市,学什么专业,遇见什么样的人;考研时不曾义无反顾时刻在考虑落榜后的善后之所;再次临近毕业,十余年的安稳生活已经让人习惯去寻找后路而不是鼓起勇气背水一战。

去年冬天,在后海听大学同学讲他在北京的种种惊喜与满足,对于家庭压力和前途问题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如果不瞻前顾后,你可以走很远,不去理会世事纷扰,也许就能听清楚你内心的声音。潜意识里对游吟诗人的狂热向往自不必说,对于这种可称之为安贫乐道的生活,我也有梦想过。可脑边始终盘旋的是为光鲜工作幸福家庭而奋斗的主流价值观,是被成功学所荼毒的功利浮躁的追求。这些精神垃圾以冠冕堂皇示人,伟大正确权威不容置疑,生生拖垮了你堂吉诃德式的梦想,却加快你纵身各种被奴役的脚步。

譬如这个夏天,你的态度,又被前途绑架。
[2011/06/11 11:50] 世俗生活 | TB(0) | CM(0)

毕业总是平静而意外的来临 

六四的时候fc2突然解封,小小的红马头撞开了以前的回忆。

暗无天日的时光里我每天在忙着毕业,直到今天才完成了毕业论文,一个enter键把我的四年发送出去心情竟是一片平静。6

月你唱歌你哭泣你拥抱你叹息,离别之时千言万语挥手告别再难相聚。

今年我毕业了,却还坚持在这不见日光的寝室,窗外依旧阳光翠绿。过不了几天我再难如同往常,四把钥匙也再也开不了同

一把锁,一杯热水却再难有人与你相递,去见新人新面孔,去尝新酒新滋味,于是我们整装上阵却不再为谁不离不弃与人唇齿相依。

今年我毕业了,离开你,期待你,祝福你,也放轻你。从以前你侬我侬的梦,到现在你懂我懂得沉默,让我们彼此珍重,

且行且珍惜。

从此枪爷远去,放空一切回忆。
[2010/06/09 14:52] 世俗生活 | TB(0) | CM(0)

世界大,生命长,不只与你分享 

自觉不是个冲动行事的人,却在某天上午睡醒之后拿起背包上了火车。

人生总是计划太多又经不起变幻莫测。等来等去不如随性而去。山路颠簸之后豁然开朗,无意中瞥见硕大的宣传板上一句话直指人心“这座城,为了你已等了千年”。顿时百感交集面对古城有了“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喟叹。年岁渐长,已不是一句约定就可以咬住青山不放松的岁数了,谁又敢和生活较劲,每个人的人生设定已是焦头烂额又怎能为一句玩笑徒添一笔糊涂账。

于沱江江畔,于跳岩当中,于古城墙角,于沈公墓前,所谓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倾诉欲急转直降化作了耄耋食欲,吃遍古城也许不过是个2小时的游击战,胡吃海塞。

潘多拉太远,张家界很近。不明白好山好水为何要搭乘荷里活的顺风车,窝里斗来斗去弄得各个底气不足虚张声势成了社会主义的纸老虎。偷懒散拼成团却无意中结识诸好友一扫寂寞。袁家界你拉着我的手叹息我短浅的生命线一针见血指出我脆弱的心脏,天波府你克服恐高只为一览众山小的舒畅,天子山你扫视我全是上下笑而不语居然在偷偷预测我的短命,anyway,安逸玩。管他短命几何2012后我们众生平等。

不要迷恋凤凰,它不过是个传奇;
不要神往潘多拉,它只是个魔盒。

而我所在意的,你懂。
[2010/04/26 09:16] 世俗生活 | TB(0) | CM(0)

武汉武汉 

从商务厅回来大家都说我变了,忍耐,执行力,难伺候,机关枪,好的坏的,诸如此类。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那个傻呵呵愿为你们无私到底的枪枪,反正你们都叫我郭琼宇。所以告诉我郭琼宇是什么,是一长串复试名单的最后一位么,是曾经那个教室岿然不动的背影么,是一个患得患失酒醉后失声哭泣的跳梁小丑么。

你说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现实。你说人哪儿能一辈子一直在一起。是,当时我们说我复试时我们一起去北京,我们说毕业旅行去厦门找kim,我们说一个工作一个读研你去蹭我宿舍。然后所谓的人生所谓的现实就是我可能只是去北京观光旅游而你却选择了朝九晚五在武汉。

你东洋一年我觉得我可以,你学成归国我依旧觉得我可以。我觉得我可以一个人考研可以一个人去北京一个人离开武汉。我觉得你早已没那么重要或者我早已看开这人生中的分分合合不过是相忘于江湖的前戏。到头来我不行,你无奈的人生论让我生气,气我自己的无能为力。

教授发来到时候再说吧后你打来电话说明天就上班。fine。终于明白这个词儿是多么咬牙切齿。

毕业就是这样,我怎么傻到没有一丁点儿的准备,直到今天你们一个个都要离开时我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儿走。

我说就不应该进这个学校读什么狗p日语得过且过,到头来四年没干过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儿。你说不进来我们怎么能认识呢,你说我一定要考上研等有机会你跳槽到北京,你说我实在不行考公务员,来武汉来武汉。

什么时候你成了东道主,站在长江边上为我高歌一曲“武汉欢迎你”然后我喊着“one night in 北京”大泣而去。

所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2010/04/01 20:40] 世俗生活 | TB(0) | C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