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和老朋友 

转眼一年,fc2在我所不知道的时间开始正常运转,终于有一天鬼使神差我把它提溜出来。

转眼六年,大姨妈依旧像个甜蜜的恶梦随意来去,压垮我的小腹,拖垮我的神经。

今天躺在床上,想起高二痛经的一个上午,相识还不相熟的你执意要送我回家,像以后的每个需要坚定声音的时刻,你总因为勇敢而显得权威,铿锵有力,不容置疑。今天的你声音里满是疲惫,生日加班到晚上10点还要有一个会,一再确认我是不是有事,没事你就得got to go你越沧桑我就越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条路上走着,16岁时碰到你,我和其他人还在慢悠悠的瞻前顾后,你却大步流星,越走越快。你有时候回头望望我,告诉我你走过的前面有个坑;有时候停下来喊喊我,轻轻叹口气;更多的时候你还是选择不回头的走下去,兴奋之至还要跳起来。

一开始我任由你走,因为只要我一喊你扭头伸手还够得到我,因为在后面有更多的人给我集体形式的安全感。可不知是你越走越远还是我越拖越慢,咱俩离得越来越远。后面不是没有人,身边不是没有人,可你的背影才是我目光停留之处,我不想走得比你快不想走得比你远,可我希望把你控制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你跑你跳时听得见我的掌声,你累你哭时我伸手也能抚摸得到你的头。

所以我现在要跑么。请尼玛坐下来歇会儿,等等我。
large_ZFqF_71059a206097.jpg

[2011/05/25 22:54] 未分类 | TB(0) | CM(0)

宅女费电…… 

持续一周好天气。

昨天终于经不住娘亲的软磨硬泡去买了无线网卡,安阳真是个小城,我总共见了7个高中同学,5个初中同学还有1个小学毕业后再没见过的张苗苗同学。张苗苗同学激动的喊着我的名字,我眼前一亮喉头一紧,愣是没叫出人家的名字。

以上纯属意外事件。

宅男费纸,宅女费电。虽然没有电动bananas但我的确宅女+费电=。=

葛君的本科毕业论文半年磨一剑,研一周产一篇,研二伴随着高铁的大提速四天一篇。然而现在其面临的困境时四天后的开学和思路资料均在在风中飘的专业论文四篇。大限即将到来之日还兴冲冲要去爬山,到底还是抱着本本来家写论文,出于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伟大情谊我决定对对碰与其相伴,最终结局是两人QQ游戏齐欢乐。

小伙伴们。

我们面临太多困境我头疼我想逃避,要是熊猫和猴子换换位置能够换来前进5步那我们这群苦读16年的笨蛋们眼角的蹉跎能换来个啥。




[2010/02/22 14:08] 未分类 | TB(0) | CM(0)

没有任何一种感觉比得上——? 

回家了。

你在芒果台累死累活的实习,你在湖大满怀憧憬的搞设计,你在广体心神荡漾的看毛片,你在交大心急火燎的等签证,你在东瀛归心似箭的扳指头,你在广埠屯女子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等boat。

坐k370总会和列车员们唠嗑,总是东北爷们儿,豪爽风趣的大连爷们总是一个糖炒板栗爆你头说你跟贫,三圈就让你找不着话接。然后又热心肠的给你留个空位置。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啊。

我们22了,我们还能叫雷锋叔叔么?大哥!

anyway,你们快回来。




[2010/01/21 16:23] 未分类 | TB(0) | CM(2)

2010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09年最后一天大家都忙着写小结了。我讨厌写小结因为我不会写=。=

两个因为考研起早贪黑灰头土脸食不果腹的挫人跑去吃蛋糕看着来来往往的光鲜衣服到处飘我以为我还是大一。还是那个懵懂却又有一肚子话没人可扯的fresh。

心未动,身已远。

在镜子前抱怨那麻杆儿男烫得太卷时猛然发现眼角有着暧昧的细纹,震惊不由得皱眉却发现大脑门儿上赫赫然一个“川”。妈的我老了么?我老了么?2010年的时候我就22了,尴尬的年龄更要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般小心经营,以免将来只能用2B铅笔来纪念我的青春我的梦。

高口课上老吕说选一个字总结你的一年吧。第一个被叫起来说了一中规中距的“望”。我不怕在绝望中挣扎,只愿能在希望中永生。

不管到来的是怎样的骤雨狂风还是死水一潭,我只愿抬头笑着,不再怨天尤人瞻前顾后。

勇敢,年岁渐长,却越来越敬重这种品质。仿佛能一下子让你踢开这缠身俗务一下子欢腾起来。

身未动,心已远。

[2010/01/01 00:21] 未分类 | TB(0) | CM(1)

哇。我没有XMAS。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相似的感受,也许爱情应该是这样的吧。在我散步的时候想你,禁不住轻轻微笑的时候,爱情就是喜剧和音乐。但另一些时候,是折磨。但是折磨也很好,为什么是古希腊的悲剧而不是喜剧更能体现人类精神呢?

因为令人类自己敬重自己的品质都不是轻松愉快的,都是些对不可抗拒的命运的倔强态度呀,保持尊严的神圣企图呀什么的。我以前一闻见点悲剧的气息就会不顾一切地往上冲,倒霉的浪漫情结,现在是怕了,想把爱情当喜剧和音乐了。

这不是我说的。

生活中没有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就不爱写bo,我爱调侃挫折但不会描述美好所以现在不写也行。这就是个明摆着的态度。

又开始看《悲观主义的花朵》,嗬,我为自己之前那么久没有阅读找到了个很好的理由,我需要交流,没有交流我把文字吃进肚子里拉不出来,或者至少拉得不像满江红香肠那么顺畅。

谢谢你帮助我拉粑粑

圣诞节。没把圣诞节当节日,“我们不过这个节日”,我咋和宋思明站一条战线了。明儿晚上我要见证所有奋战在考研第一线的青年才俊们的光荣与梦想。哦,卖糕的。我真太他妈先进了。作为先进的奖励我得到了大爷赏赐的小卡片儿和费列罗。

冬至。从小就以为冬至全世界都要吃饺子不然冬天大雪地上会掉满人的耳朵,然后我捡起来一看,哎哟,这不是江老师的么,啊,这个是李校长的。来武汉才弄明白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在冬至吃饺子。anyway,每年冬至我都吃到了饺子。anyway,每年我都和让人开心的小伙伴儿吃到了饺子。

好吃不如饺子。

多实在。

哎哟。

收。


[2009/12/23 23:18] 未分类 | TB(0) | CM(4)